知音網首頁 > 情感 > 婚姻 > 傾訴 > 心靈的救贖,為臨終母親找回那個遺棄的弟弟

心靈的救贖,為臨終母親找回那個遺棄的弟弟

www.drwndc.icu 2019-09-29 09:55:12 知音網 我要評論

字號:T|T

突如其來的改變讓何群心潮澎湃,一再道謝后,含淚告訴母親:“媽,你一定要堅持,弟弟馬上要從美國回來了。”


  川東達州某能源公司財務主管的何群驅車趕到重慶醫科大學附一院取回母親夏梅花CT和活體抽檢的結果。醫生遺憾地告訴她:你媽媽患乳腺癌晚期,癌細胞已擴散,最多也只有四五個月的壽命。

  四五個月!這個絕望的結果令何群頓時淚流滿面。過了很久才讓自己平靜下來后,此刻萌生了一個強烈愿望:把弟弟找回來,讓媽媽了無遺憾地含笑而去!

  何群是達州市渠縣人,父親何必成在縣鋼鐵廠做技術員,母親朱小慧是縣工會幼兒園老師。她剛滿周歲的那一年,母親遭遇車禍去世,是外公外婆撫養了她,直到三歲上幼兒園時才回到父親身邊。

  何群三歲時,父親再次走進婚姻,再婚妻子叫夏梅花,時年28歲,在一家塑料廠上班。因患子宮畸形不能生育,兩年前才在公婆的逼迫下與前夫離了婚。

  心地善良的夏梅花自從走進何家,就對年幼的女兒何群視如己出,十分愛憐。何必成心疼妻子沒有生過孩子,不但拿出所有積蓄,還向親友借錢帶她到華西醫科大學醫院做了子宮修復手術。夏梅花終于懷孕,并于次年生下了兒子何健。

  中年得子令何必成夫妻倆高興不已,情不自禁將更多的關愛傾注在兒子身上。此時,何群已經是小學四年級學生,她的心很快就被嫉妒籠罩著。

  何必成從所在的鋼鐵廠辭職出來,開了一家建材五金商店,夫妻倆忙碌時就讓何群在家帶弟弟,令她煩不勝煩,對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更加怨恨。

  在對小弟弟充滿厭棄的心境下,何群迎來了初一的寒假。2000年春節前的臘月二十三這天,夏梅花準備帶兒女到爺爺奶奶家送過年禮物。吃早飯時,夏梅花發現家里只剩下最后一點奶粉,就沖給了弟弟,何群很生氣地問:“憑什么我該讓?就因為我不是你親生的嗎?”然后就躲進房間。

  第二天是星期天,吃過早飯,夏梅花帶著兩個孩子想去迎春商品展銷會買年貨。由于人多擁擠,她擔心孩子被擠散,就把何群帶到街邊買了兩袋糖,囑咐女兒道:“你帶弟弟在這里等媽媽,千萬別跑,媽媽到那邊去買件衣服,一會就來找你們。”說著便擠進人群。

  何群拉著弟弟到一旁找了個臺階坐下來,不知過了多久,弟弟突然拉起何群說:“姐,快看,媽媽往那邊走了。”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她果真看到媽媽穿著紅棉襖的背影,何健早已不由分說就追過去了。何群急了,上前抱起弟弟就開始追媽媽。好不容易追上“媽媽”,才發現那人根本不是夏梅花。而這個時候,姐弟倆已經迷路了。

  找不著媽媽,弟弟嚇得哇哇大哭,因為生氣,對弟弟一直以來的不滿瞬間涌上心頭,一個惡念也由然而生:這么麻煩的弟弟,干脆丟掉算了;沒有他,自己就能得到父母全部的愛,還不用這么費心的照顧他,豈不更好!拿定主意后,何群就將弟弟放在一棵大樹下的臺階上坐著,告訴他自己去找媽媽再回來接他,然后不管他愿不愿意,就飛快地跑進巷子,生怕弟弟追上來。

  丟下弟弟后,何群全心全意找媽媽。可展銷會人山人海,她始終沒看到媽媽的身影。何群很快被民警帶回了派出所,幾個小時后,滿頭大汗的何必成和夏梅花趕到了派出所。

  何群擔驚受怕,不敢說實情。她擔心一旦找到弟弟父母就會明白真相,還故意將當時弟弟走失的地方說成了反方向。何必成夫婦沒法責備女兒,接下來的那些日子,他們像瘋了一樣找孩子,可依舊沒能找到何健。

  眼見何群開學在即,夏梅花傷心欲絕地回到縣城。夏梅花流淚責備自己太疏忽,家里的氣氛悲傷而壓抑,何群自己也無法從丟棄弟弟的行為被發現的擔心中走出來,成績一落千丈,中考時連最普通的高中都沒考上。

  何群糟糕的成績將何必成夫婦擊潰也催其猛醒。夫妻倆約定不再找兒子,全心培養女兒,不能在丟了兒子后再丟了姑娘,緊接著何必成四處托人聯系家教,幫女兒補課。

  經過一家人的不懈努力,何群終于考上了渠縣第二中學。三年后,她又考入四川商貿學院。為了全身心照顧好女兒的學習,這以后何必成夫妻沒有再要孩子。

  時間是醫治傷痛的一劑良藥,很多年過去了,何家也逐漸回到正常生活的軌道,隨著年齡的增長,何群才意識到當年丟棄弟弟的行為是多么的卑劣,為了彌補過錯,大學畢業后,何群一直在偷偷地、斷斷續續地尋找弟弟。她原想等找到弟弟再向父母說出真相,可她萬萬沒想到,老天無眼,時間不等人,母親的病情容不得她慢慢找下去……

  為了專心照顧母親,同時方便尋找弟弟,從醫院取回媽媽的診斷書到家后,何群第一次將丟失弟弟的真相告訴了丈夫楊崇華,得到了丈夫的原諒后,她決定從單位辭職,將女兒送到婆家請公婆代為照顧。

  楊崇華是一家能源總公司屬下分公司總經理,何群在總公司當會計時與他相戀、結婚,一年后有了一個女兒,一家三口生活得幸福而溫馨。妻子的決意辭職讓他很驚訝,等了解事情的原委后,又非常理解并接受了她的安排。

  何群與丈夫一道將媽媽送進了市中心醫院,開始第一輪的抗癌治療。何群全心照顧著母親,得空就去尋找弟弟。而今16年過去了,隨著城市的發展,原來的縣城如今高樓林立,人口急劇增漲,尋找異常艱難。

  在何群艱難努力尋找的同時,病床上的母親病情迅速惡化,出現了高燒、昏迷等癥狀,醫生下達了病危通知書。見此情形何群崩潰了,慚愧萬分的她終于下決心將16年來壓在心頭的秘密說了出來,然后聲嘶力竭地哭嚎道:“媽媽,您一定要挺住,您得讓女兒給您找回弟弟贖罪呀。”

  站在一邊的父親聽到女兒的懺悔,氣得捶胸頓足,揚手就給了女兒一記耳光。何群痛哭流涕地跪倒在地上。在父女倆的哭泣聲中,夏梅花竟睜開了眼,像不認識何群一樣盯著她看了很久,然后別過頭不再看她,任淚水從眼角流下。何群忙大叫:“媽媽,請你原諒我年幼的無知犯下的大錯,我一定把弟弟找回來!”夏梅花卻側頭望著窗外,默默流淚。

  何群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此后的日子里,她每天在醫院里默默地照顧著好不容易蘇醒過來的母親,但夏梅花還是不看她,不與她說話,仿佛她是陌生人。

  也許是老天開眼,一位叫符惠的同學看到她在微信群里的尋親啟事,便立刻給她打來了電話:縣城有一位叫林義銘的居民記得:有一年春節前夕,他請在鎮上開診所的葉華醫生到家里給感冒的女兒看病時,曾看到一個小男孩在樹下的臺階上睡著了。他和葉醫生發現小男孩發高燒,連忙抱著小孩去葉醫生的診所醫治,當晚葉醫生就將小孩留在了診所輸液。

  第二天,因女兒病情加重,他就帶著孩子到市兒童醫院住院,過完春節才回鄉。后來時間一長,這件事慢慢地就淡出了他的記憶。

  那真是弟弟呀,何群喜極而泣。何群高興地把事情進展告訴了母親。夏梅花回頭柔和地看了一眼何群,雖然依舊無語,但那一瞥卻讓她的心里樂開了花。她知道,母親與她一樣,在苦盼弟弟回家呀。

  第二天一早,何群和丈夫就趕到了葉家開的診所,所幸診所還在,可讓何群驚訝的是,當問及此事,葉華卻否認自己當年見過這樣的孩子。

  這以后,何群又幾次三番上門打聽,可葉醫生一直讓她吃閉門羹不見她。此時,夏梅花的癌細胞轉移到肝臟,視力受影響,醫院再次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何群內心悲涼到了極點,她拿著母親的病危通知書在葉家門口長跪不起。幾天后,葉醫生終于被何群父女所感動,并猶豫著給了她一個手機號,稱找到手機的主人張化權就有可能打聽到弟弟的下落。

  何群千恩萬謝,連忙打電話過去,了解到張化權就是葉華的表兄。原來,當年葉醫生見孩子發燒就把他留在診所輸液治療,病情好轉后葉華又帶他去鎮上派出所報案,不想臨近年關,那些天派出所異常忙碌竟沒人,又只好回來。結果第二天,他遠房表妹夫婦來他家吃飯時,所說表哥救治了一個無家可歸的男孩時,妹夫張化權表示非常喜歡孩子,因為夫妻倆一直沒有生育,就動了領養他的心思,葉醫生擔心孩子在自己家里無人照看,也就做了順水人情。

  在電話中,何群哭訴她們一家十六年來尋找弟弟的辛酸和母親因此而患癌癥,生命即將走到盡頭,還不能和兒子見上一面的痛苦,請求對方告訴弟弟的下落。張化權被這一家的苦難真情所感動,他猶豫著告訴何群,何健現在美國留學:“你給我些時間,讓我考慮一下。”

  三天后,張化權給何群打來了電話,要求到醫院看望夏梅花。張化權提著營養品來到了病房,他告訴夏梅花:他們領養何健不久就改名換姓了,現在兒子叫張浩宇,他們一家對浩宇的成長傾注了全部心血,為了不讓孩子知道身世,還兩次搬家,浩宇聰明懂事,學習優秀,現在美國南加州留學,因為孩子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收養的,他們夫妻不想影響與孩子的感情,請夏梅花一家不要再打擾他們……

  夏梅花口里一遍遍念叨:“兒子好好的就好,都到國外去留學了,我也就放心了!”因為視神經受壓,夏梅花已經無法看清楚人。臨別之際,夏梅花叫住張化權,猶豫了片刻說道:“如果……如果兒子哪一天知道了身世,請您告訴他,他的父母很愛他,苦苦尋找他十六年,一直都盼望著能見上一面……”話沒說完,由于悲痛過度,幾乎昏厥過去。

  仿佛了了心中的夙愿,從第二天開始,夏梅花又陷入昏迷,時睡時醒間,晚上她把何群叫到了跟前,說道:“現在知道你弟弟的消息了,我們全家都安心了。你是我的好女兒,我們有你就夠了……”父親告訴何群:“你媽媽能堅持下來,不僅僅是為了等你弟弟,更是因為擔心你,怕你一輩子后悔,所以要給時間讓你解開心結呀。”何群緊緊握住母親枯瘦的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任憑悔恨的眼淚流淌。

  讓何家倍感意外的是,張化權走后的第二天,又打來電話問夏梅花的病情,何群含淚據實相告,說媽媽不久于人世。不料電話那頭傳來他激動的聲音:“告訴你媽媽一定要堅持住,我馬上打電話去美國讓兒子回來!”

  突如其來的改變讓何群心潮澎湃,一再道謝后,含淚告訴母親:“媽,你一定要堅持,弟弟馬上要從美國回來了。”此時的夏梅花己處于彌留之際,沒任何反應,但生命體征還頑強地存在著,她知道媽媽這是在等弟弟。

  在大家望穿秋水的期盼中,張化權領著一位中年女士和一個帥氣的年輕人來到病房。一看年輕人如母親一樣的臉型和眉毛,何群知道:那是弟弟回來了!何健一進病房就痛哭流涕地跪到了媽媽的病床前,悲嗆道:“媽媽,我是健兒,我來看你了……”

  原來,那天張化權掛斷何群的電話就連夜告訴在美國陪讀的妻子,讓浩宇請假回國認親。在他的反復勸說下,妻子終于同意了,并于當晚把身世告訴了兒子。張浩宇大驚不已,并嘆息道:“怪不得我這幾天心里堵得慌,總感覺好像有什么大事要發生。”

  聽見兒子的聲聲呼喚,夏梅花眼皮動了幾下,身體雖無法動彈,但臉上卻浮現出微笑,眼角更有淚水流淌。兒子見生母生命垂危,一下跪在床前失聲痛哭,何群和父親更是陪著他們母子默默流淚。當晚11時,夏梅花在丈夫和兒女的陪伴下,終于了無牽掛地,面帶微笑地放心去了。

  安葬母親的時候,兒子手捧母親的骨灰盒與姐姐一道走在送葬隊伍的前面。在母親的墳前,他握住姐姐的手,真誠說道:“姐姐,我要謝謝你,這么多年來,你一直代替我照顧父母,替我盡了我沒能盡到的孝道!”聽著弟弟懂事的安慰,何群明白,弟弟己經原諒了她當年所犯下的罪過,她伸出雙臂擁抱著弟弟,滿臉愧疚的淚花。

  編輯:小東

  【本文為知音網原創稿件 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赌骰子押大小破解